libxml_disable_entity_loader(true); //关键代码 $xml = simplexml_load_string($xmlContent); ...... 一号站娱乐

天然氣等領域放開競爭性環節價格

2016-04-18

此次《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第十條明確了“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制”的改革方向,強調“凡是能由市場形成價格的都交給市場,政府不進行不當幹預。推進水、石油、天然氣、電力、交通、電信等領域價格改革,放開競爭性環節價格”。

未來居民天然氣價格會如何變化?廈門大學中國能源經濟研究中心主任林伯強[微博]向北京青年報記者表示,他預測很可能氣價改革會走與電價改革類似的“階梯氣價”方式,“也就是說,發改委現在管的是門站價,今後居民天然氣價會在各地方政府的指導下進行調整。比如發達地區,天然氣資源比較短缺、居民收入較高的地方,價格會高一些。而不發達地區、天然氣資源比較富裕、居民收入較低的區域價格會低一些。”

氣價力爭在2015年末調整到位

從國家發改委對天然氣價格調整的基本思路和範圍看,增量氣價格的改革已經開始了,存量氣價格將分步調整,力爭在2015年末調整到位。

從三中全會的精神看,未來會對天然氣的終端價格進行調整。目前全國都在進行煤改氣工程,煤和氣的差價較大。只有在全國統一標准後,氣價改革方能穩步推進。林伯強預測,一旦全國統一了標准,天然氣價格調整的時間會比較快。

不過,他預測天然氣定價機制依然會采用類似階梯電價的方式,對最低用氣門檻、一定區域的氣價浮動比例都會根據區域不同、當地居民收入不同、天然氣資源緊缺狀況有不同的標准。

油價完全放開關鍵是油源問題

針對未來油價改革的方向,中國石油大學中國油氣産業發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告訴北青報記者,目前中國的油價並不能充分競爭,依然由一兩家大的石油企業來定價。

    “过去市场主体和结构过分集中,尽管民营企业的数量很多,但他们还是要依托两大石油集团,从他们手里买油,依然受制于两大石油公司。市场不能充分竞争,政府也不能放开价格。”董秀成说。

此次《決定》中指出,推進石油等領域的改革,放開競爭性環節競爭。這意味著未來會走到油價完全放開這一步。董秀成認爲,未來政府陸續會有其他配套改革舉措出台,企業的准入門檻也會越來越低。比如成品油市場,原油市場的准入門檻也會越來越低。

居民電價可能承擔部分政府補貼

中國價格協會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李英向北青報記者表示,由于燃煤發電、水電、核電、風電、太陽能發電等電力方式的技術、經濟差異較大,成本不一、排放標准不一,未來可能會采取環保折價方式統一環保標准,這意味著未來發電方電價的定價方式會有一些變化。

從居民用電看,由于不同用戶使用電力的時間、峰谷差不一、電壓等級、地域不同、可靠等級不一樣(比如醫院、銀行需要持續供電,不能突然斷電),供電成本也各不相同。由于曆史原因形成了當前工商業用戶補貼居民和農業用戶的結果。

    据介绍,1976年,同样是一度电,北京居民比大工业用户的价格高一倍。这是由于居民的电压等级最低,大工业的电压等级最高。 国际上,居民电价是大工业用户电价的1.5-2倍。目前北京居民电价为0.4883元/度,工业电价在0.8元左右,只因有一部分交叉补贴由工业用户来承担了。李英认为,若在这一状况下放开价格,就意味着原来由工商业用户承担的那部分补贴没有了,改由居民来承担,居民用户的价格会有很大变化。“我个人认为政府会稳妥调整居民用户与工商业用户之间电价的变化幅度,让居民用户逐步增加交叉补贴的部分,使居民电价水平逐渐回归到正常水平,为最终实现市场充分竞争、放开价格创造条件。”李英如是说。

     《决定》有关价格的条文

        关键词: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

      原文:凡是能由市场形成价格的都交给市场,政府不进行不当干预。推进水、石油、天然气、电力、交通、电信等领域价格改革,放开竞争性环节价格。

      专家观点

      油价放开对消费者难说好坏

      中国石油大学中国油气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董秀成表示,由于油源市场没有开放,民营、外资和其他市场竞争主体过分依赖于从两大集团手中来购买油源,这对于完全放开价格有一定制约因素。

      未来政府的目标是实现市场主体更加多样化和油源多样化。那么价格实现充分市场竞争就一定会实现。下一步,国家的重点改革方向是先推油源多样化,放开进口,价格市场化自然水到渠成。商务部和发改委正考虑对成品油市场管理办法和原油市场管理办法做进一步的修订,未来会进一步放宽市场、降低门槛,让更多企业进来。同时还在考虑进一步放开进口,对一些符合国家产业要求的企业放开市场准入门槛。一旦市场竞争主体多,有油可买,市场就会充分竞争。

      对两大集团来说肯定有冲击,未来将面临更加激烈的竞争。企业的营销手段、策略、价格政策和经营方式都会出现很大改变。对于民营和外资企业而言,其可操作空间大了,可以通过进口、石油公司、地方炼厂等渠道购买油源。

      对消费者则很难说好或者坏,以前国家对价格的管制是管高不管低,主要是保护消费者利益。今后在一定价格区间内,政府不再管制价格。但如果出现极端情况,比如国际油价在短期内出现一桶140-160多美元的极端状况,政府可能会采取临时价格干预手段。